首 页 |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帮助  加入收藏  人员查询
首页 国内新闻 山西要闻 网事淘吧 健康科普 绿色环保 新闻冲击波 文化教育 医疗保健 图说天下
首页 > 新闻热点 > 新闻冲击波 >

春运抢票软件火爆,个人与平台代抢有啥区别?

市场信息网   2019-12-27 09:52:44   来源: 光明网   评论:0

  又是一年春运时,对每个离家在外的人而言,买到一张回家的车票是最幸福的事。因为火车票“一票难求”,不少互联网抢票软件纷纷推出付费抢票服务,记者注意到,曾有人因利用抢票软件有偿为他人代买车票被判刑。

  对此,律师表示,有偿代抢火车票是平台与消费者的委托代购行为,法律并未禁止。而代抢火车票是否被认定为犯罪,主要是看代购与代售的区别,其中倒卖车票罪规制的是低价买高价售的加价行为,而目前的代抢火车票是委托代购,两者最本质的区别在于是否存在囤积行为。而火车票实名制后,相关法律规定并不能完全适应,应适当做出调整。

  春运期间多平台推抢票软件

  效果褒贬不一

  2020年1月10日,2020年春运即将全面开启,而从2019年12月12日开始,用户可以开始购买春运火车票。虽然可以提前购票,但春节前热门日期、车次仍一票难求,很多用户不得不求助于抢票软件。

春运抢票软件火爆,个人与平台代抢有啥区别?

  记者注意到,虽然各大抢票软件打着付费可提高抢票成功率的旗号,但抢票效果却褒贬不一。在深圳工作的陈楠(化名)要买1月23日从深圳到广东梅州的火车票。担心抢不到票,在12306平台还未放票时,她就在某抢票平台上花50元买了VIP,并且将加速选到最大,勾选了当日6点前所有班次的所有座位等级。

  25日早9点,官方放票后,她顺利地通过12306平台购买到一张车票,而抢票软件却一直显示仍在抢票中。

  2019年春运,铁路部门推出候补购票服务,也就是用户遇到无票的情况时,可自愿按日期、车次、席别、购票需求,售票系统自动排队候补,当对应的车次、席别有退票时,系统自动兑现车票,并将购票结果通知购票人。2020年春运,在此前部分实行网上候补购票的基础上,铁路部门把候补购票服务扩大至所有旅客列车。

  据报道,春运火车票发售首日,候补购票订单13万笔,兑现率74%。候补车票的出台,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一票难求”的难题。有网友表示,自己多花了50元钱,用抢票软件抢票,还选择了先买半程再买全程的方式,仍然抢不到票。找黄牛多花100多元抢预售火车票,还是买不到。无奈之下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选择12306平台的候补票,没想到真的候补到了。

  候补并非万能,在北京工作的戴女士要买去厦门的动车票,但是12306平台已经没有候补名额,她只能通过抢票软件进行抢票。戴女士告诉记者,抢票软件可以根据用户的需要选择不同的价位,平台显示加价越高抢票成功率越高。

  个人有偿抢票被判刑

  代购是否属于倒卖存争议

  记者注意到,除了求助抢票软件,还有不少人求助于黄牛购买。来自辽宁的李女士一家春节在海南过节,而春季返程火车票非常难买。她通过朋友认识了一位黄牛,通过每张票加价100元的方式买过车票。李女士告诉记者,这位黄牛并未告诉自己如何买票,将个人信息和票款发给对方后即可,“一般都能买到”。

  然而,个人抢购火车票却存在法律风险。2019年3月,江西青年刘金福因在网上用抢票软件为他人代抢火车票,收取佣金,被以涉嫌倒卖火车票罪逮捕。2019年9月13日,南昌铁路运输法院一审判决刘金福犯倒卖车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24万元,没收犯罪所得31万元和作案工具手机和电脑。

  一审判决后,刘金福提出上诉。

  在一审中,刘金福的辩护律师认为,刘金福代抢火车票属于民事代理行为,法律虽然禁止倒卖火车票的非法经营行为,但是并没有规定旅客必须本人亲自去购买火车票。法无禁止即许可,此种情况下受委托的人自然可以通过网络订票或者排队的方式到售票窗口代意欲出行的旅客买回其所需的车票,并收取适当的劳务费。

  其律师表示,火车票实名制购买后,刘金福代买车票必须获得其他旅客身份信息,并通过刷票代买。实名制下,车票不可能被倒卖,刘金福不过是为多个特定他人代购车票,而非以自己名义购进将车票囤积而伺机予以高价出售给不特定人。

  但也有专家认为,代购抢票的行为是否属于倒卖火车票与实名制关系不大。按照法律规定,火车票价格就应该是票买价值,没有经营资质却收取高额价格代卖明码标价的火车票,就属于倒卖火车票。

  律师:

  是否属犯罪要看是否属于倒卖行为

  实名制后法律应做调整

  刘金福的案件在网络引发争议,有偿抢购火车票属于违法行为吗?如果违法,那么各大互联网平台提供的抢票服务违法吗?对此,记者咨询了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周浩律师。周浩告诉记者,有偿代抢火车票,是平台与消费者的委托代购行为,在法律上并未禁止。周律师介绍,代抢火车票是否被认定为犯罪,主要是看代购与代售的区别,其中倒卖车票罪规制的是低价买高价售的加价行为,而目前的代抢火车票是委托代购,两者最本质的区别在于是否存在囤积行为。如果是委托代购,收取一定的服务费,则不宜认定为犯罪。

  周浩同时表示,但是由于火车票的意义更多的是在春运这种特殊时期,具备公益属性,代抢火车票的存在变相提高价格,也剥夺其他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

  周浩告诉记者,火车票实名制后,委托代购的意味更强烈。随着实名制购买火车票的实行,以及火车票购买方式的多样化,相关法律不能完全适应,要适当做出调整,目前对个人及第三方购票平台的行为,急需有一个明确统一的认定标准。


责任编辑:阳阳

上一篇:“相约2022”冰雪文化节在“冰立方”开幕
下一篇:广东已建成5G基站3.64万个,解析量等均为全国第一

网站首页 | 市场信息报企业文化部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常见问题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客服电话:010--80884591 Email: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绒线胡同28号天安国汇公寓8088室 邮编:100025  举报电话:0351-4168533
Copyright © 市场信息报 晋新网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14082028 晋ICP备10201605号
页面执行时间:秒 Powered By:scxxb.com.cn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3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