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帮助  加入收藏  人员查询
首页 > 文华精粹 >

行走的灯

市场信息网   2020-01-13 10:29:07   来源:    作者:兰花悠悠香   评论:0

\

  其实每一盏灯的背后写的都是生活,彰显的都是生活的品味、质量和国家、社会的进步。细思细想我家这七十年,从父母一担被褥开始新生活,到他们在豆油灯下看书、缝纫,再到我们伴着灯的变迁一步步长大成人……抛开生活条件日新月异的变化;抛开房子和车子的改头换面,单单就从灯的变化说开去,就是一部生活变迁的历史,而每一阶段的每一盏灯,构建起的就是我们生活的一个个台阶,而所有的台阶便连接成了我们如今生活的锦绣光华。我相信,这个台阶以后还会随着灯的进一步变迁,越来越明亮,越来越华丽。

行走的灯

  很久没有写文了,今夜心里突然涌出对灯的感慨,望着家中房子天面上镶嵌着的、垂挂着的各种灯饰,我的思绪开始了漫游。

  在我记忆的远端,也存有一盏灯。那灯幽暗、飘忽,制作非常简陋——那是用一只小小的玻璃瓶作为主体的,瓶盖的中间有一个人工挖出的不规则小洞,而整盏灯的奥妙,便是从那小洞里伸出一小股灯捻,灯捻的一头负责照明,另一头则伸进玻璃瓶内吸取豆油。灯的名字也由此而来,名曰豆油灯。

  记忆里,漆黑的夜里,豆油灯下的世界带着鬼魅的昏暗,屋子如同乌云遮住了月光的野外,一切都是斑斑驳驳的,人在昏暗的屋内走,影子在墙上走,影比人大,光如萤火,人鼠共居一室,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悚然。听我老妈说,有一次,她晚上去缝纫店缝衣服,把当时只有七八个月大的我关在租赁小屋的床上,伴着那一盏豆油灯独自呆了好几个小时,直到同事提醒老妈说,你就不怕孩子被老鼠咬了嘴巴鼻子啊!

  时光悠悠里,我在夜夜豆油灯的陪伴下长大了,大概七八岁的时候,忽然有一天,妈妈从外面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托着一个有玻璃罩子的物件进了门,妈妈告诉我,那是稀罕物,叫美孚灯,说着又补充,以后好好读书,这美孚灯可没几家有啊。

  后来我知道了,所谓美孚灯就是煤油灯。顾名思义,名曰煤油灯的灯,是以煤油为燃料才产生光亮的,那时候一切都是计划供应的,一个月一家的煤油只有区区几两。因为资源的紧张,灯只能省着点,尽量把灯芯调小了点。于是,常见的情景便是一家数口人,两间黑屋子共着一盏灯,遇到特别的事情了还得灯随人行。

  当然,那灯虽有一只凸肚的玻璃灯罩罩着,却还是不经晃不禁风的,只要稍有风吹草动,玻璃罩子内的灯火自会飘忽不定,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儿。

  记忆里,这灯在我家租赁屋的夜晚整整延续了五六年之久。

  七十年代,伴随着父亲下放农村,我家分配到了有限的一点木材,随后借了钱,造了自己的房子,跟随着的是美孚灯改成了电灯。说电灯,其实就是一种十五瓦的灯泡。平心而论,比起之前的煤油灯,这是一个大飞跃,因为从那时起,起码不会出现灯随人行,风吹灯灭的情况了。其实,说这个话还是夸口了,因为,那时候的电力很不稳定,停电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转眼到了八十年代了,我家在房子翻盖后,灯也有了不小的改变,那些灯泡已经被我们全家抛弃,换之以日光灯。说到日光灯的妙处,自是光明敞亮,黑夜如白昼了。

  有人说,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其实,在灯的世界里,还是不能一概而论。自从有了日光灯后,我们家上至父母,下至我们三兄妹,几乎都觉得灯的尽头便是这日光灯了。

  走进九十年代,灯的世界又有了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我们家因为与书的缘分,与灯的缘分自然也是根基深厚的了。记忆里,父亲买回家的第一盏双头台灯是橘红色灯罩的,而弟弟妹妹买回家的,分别是书本形状和缩小版日光灯形状的。那几年里,那些台灯,不但装点了家庭的夜色,也点缀了书本的春色,更是在一定程度上照亮了我们家对未来的憧憬之路。

  千禧年后,再说灯有点小题大做,其实,那时候灯的改变和进步却是改天换地的。就说我们家吧,原先照明的日光灯嫌它光线太单调了,又改换了吊灯,客厅、房间都有了不同形状的吊灯。那灯是十几个的彩色灯泡汇聚在一个造型别致、雍容华贵又气派非凡的大灯盘下,开关一开,那一种温馨的气氛让人犹如走进了一个花团锦簇的世界。再后来,吊灯似乎也太落伍了,于是,又根据房间的大小需求,分别安上了自动感应灯、遥控夜灯、LED吸顶灯、卧室专用壁灯,餐厅专用的隐形吊扇灯等等。

  有人说,一盏灯照亮的是一片世界,一盏灯形容的是一种生活,一盏灯体现的是一种进取。其实每一盏灯的背后写的都是生活,彰显的都是生活的品味、质量和国家、社会的进步。细思细想我家这七十年,从父母一担被褥开始新生活,到他们在豆油灯下看书、缝纫,再到我们伴着灯的变迁一步步长大成人……抛开生活条件日新月异的变化;抛开房子和车子的改头换面,单单就从灯的变化说开去,就是一部生活变迁的历史,而每一阶段的每一盏灯,构建起的就是我们生活的一个个台阶,而所有的台阶便连接成了我们如今生活的锦绣光华。我相信,这个台阶以后还会随着灯的进一步变迁,越来越明亮,越来越华丽。

  【编者按】文章标题写的是《灯的行走》,其实不是“灯在行走”,而是灯在用走的形式讲述着自己的变迁史。是啊,我们大多数人是从松明子、豆油灯、煤油灯的时代走过来的。后来虽然有了电灯,但是由于灯光的色调比较单一,完全满足不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于是便有了壁灯、吊灯、霓虹灯、吸顶灯镭射灯等等,这些灯的作用不只是用来照明,它们还帮着人们扮靓生活,使我们的幸福生活变得丰富多彩。一篇好的文章有一个主要特点,那就是能与读者产生心灵的共鸣。好文荐赏。【编辑:湖北武戈】

\

作者:兰花悠悠香

  兰花悠悠香,一位曾经的医护工作者,一位已经退休的、含饴弄孙的奶奶。码字的初衷只是为了老有所乐,也为了用一点空余的时间写大千世界的一点见闻,旨在弘扬正气,鞭策恶弊。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 , 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不便之处请谅解。


责任编辑:admin尤伟

上一篇:中国起源地文化论坛举办
下一篇:《上山》的路径:古典审美介入现代生活的另一种可能

网站首页 | 市场信息报企业文化部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常见问题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客服电话:010--80884591 Email: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绒线胡同28号天安国汇公寓8088室 邮编:100025  举报电话:0351-4168533
Copyright © 市场信息报 晋新网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14082028 晋ICP备10201605号
页面执行时间:秒 Powered By:scxxb.com.cn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358号